2019-02-15

衰老的原因抗战时期束鹿县(辛集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大事记.-辛集试炮营

抗战时期束鹿县(辛集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大事记.-辛集试炮营

抗战时期束鹿县(辛集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大事记 来源: 王彻的日志1937年10月3日 日军飞机首次轰炸束鹿县,在辛集镇皮店街春池澡堂和商贸大街对子楼各投下一枚炸弹,炸伤2人。(《束鹿县党史资料汇编》第二辑,1989年12月编,第48页。)10月5日、6日、7日 日军连续3天轰炸新城、旧城和辛集。在新城的北街、西街;在旧城的中街的德泰茶铺、西街、西门外;在辛集的八街的养鱼塘、仁辅胡同及十街等地均投下了炸弹,炸死群众18人,炸伤数人。(《束鹿县党史资料汇编》第二辑,张夏珍1989年12月编,第48页。)10月9日、11日日军再次轰炸了旧城镇的石家庄村、辛集皮店街的益和成鞭铺、高小学堂、佃士营村等地,炸死群众5人。(《束鹿县党史资料汇编》第二辑,1989年12月编,第48-49页。)10月 日军占领旧城。因日军一匹军马被当地一个马夫喂死而报复村民,将6人挑死,7人腌在酱菜缸中害死。(《辛集文史资料》第三辑,1990年12月编,第64-65页。)10月,日军在进犯辛集镇途中,刀杀留双营村民10人。(《中共辛集市简史》,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年版,第24页。)11月11日 日军30架飞机,轰炸了辛集,轰炸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这天正值辛集大集,赶集的群众非常多。这次轰炸共炸死群众50多人新月帝国。(《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衰老的原因1989年1月编,第16页;《束鹿县党史资料汇编》第二辑,第49页。)1939年2月8日 日军水源旅团一部,在上尉中队长金村义丙率领下,先后侵占了辛集、县城(新城)、旧城。县长杨鸿甸在撤退中负伤。(《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26页。)7月 连降大雨,河水上涨,日军趁机扒开滹沱河、滏阳河河堤,束鹿县北部100多个村庄遭受严重水灾,庄稼被淹没,房屋被浸倒,受难群众纷纷外出逃荒要饭。(《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31页。)1940年3月 某日,敌人突然前来奔袭束冀县政府常驻地东曹家庄村,指名找干部田维舟,烧了村西头的房子。(《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14页。)4月12日 冀南一地委在耿虔寺村时被南智丘和束鹿城里之敌包围。在击毙敌人20余名,我方伤亡20余人后突围转移。日军进村后,报复烧杀,杀害村民50多人,伤10余人,烧毁房屋300多间,抢走东西价值2万余元。(《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16-17页。)5月18日 100多名日伪军押着几十辆大车把拒不出工的南吕村包围,枪杀群众4名,抢走全村的粮、棉、衣、被及家具等所有财物,然后放火烧房。大火一直燃烧了十几天,1800多间房屋全部烧毁,500多户的村庄变成了一片废墟。(《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0页。)6月13日,住在百福村的主力部队十七团第三营在东留章村伏击从小樵据点出动的日伪军,战斗中我军伤亡3人。(《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0页。)6月上旬 束北县六区区长李啸原在黑旗营(今红旗营)开完会后住在桃园村巴比伦王妃,当夜被新城之日伪军包围。李啸原在突围时被捕,被严刑审讯折磨后,遭敌杀害。(《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0页。)7月 束冀县县委书记郝化村同青救会、青年游击队共约20余人,从西陈家庄出发到四区孟家庄一带工作,被跟踪而至的束鹿据点之敌包围潘允姬。县委青委陈耕、县青救会尚明德2人被杀害。(《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19页。)7月 束鹿城里(新城)的伪军,化装奇袭西刘家庄,捉走束冀县参议会工作人员宋哲生、许涛、王玉彩等5人。(《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20页。)9月25日 束北县五区农会主任刘永福在旧垒头村开会时被日伪军包围。刘永福英勇还击,誓不投降,自尽殉国。他牺牲后,敌人将他的四肢及头颅砍下,把头挂在新垒头南门上,四肢挂在通往辛集公路的电杆上。(《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3页。)11月9日 旧城据点日伪军到泊庄村“扫荡”,两名日军闯进李庆华家中,放火烧房、抢夺粮食兰晓霞,被李庆华及其父亲李洛太用菜刀、斧子砍死。李洛太在搏斗中牺牲。(《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3页。)12月 束冀县工会主任关岳五到五区工作,同区妇救会主任甄玉珂一起被敌人逮捕。关岳五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23页。)1941年1月29日,敌人奔袭南庞村,杀害群众7人娶夫纳侍。(《辛集市党史资料汇编》第三辑,1997年3月编鹰爪螳螂,第320页。)2月2日——3日 日军出动汽车14辆、步兵300余人,分两路对束北县进行大“扫荡”,沿路烧杀抢掠,残害人民,共计烧毁房屋90间,烧毁粮食33000斤,衣服15000件,农具、家具8万多件,杀死牲口20多头,抢走现款2000多元,杀伤群众10多人。(《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44-45页。)5月11日 束冀县妇救会宣传部长王之潼,于4月间在六区官道里村被敌包围被俘,遭敌严刑拷打后,于5月11日被杀害于滏阳河畔。(《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28-29页。)6月 敌人再次扫荡束北,途经张古庄、北口营、吕厢口,杀害群众12人。(《辛集市党史资料汇编》第三辑,1997年3月编,第321页。)7月2日 日伪军300多人第三次到倾井村建立据点。警备旅、束冀县大队、区小队和民兵联合作战,前后4天,将敌击退,毙伤敌伪100多人,使日军“蚕食”倾井村的计划失败,我军亦伤亡10余人。(《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30-31页。)7月,日伪军300多人到束冀县三区马庄一带“扫荡”,被我警备旅阻击于马庄、木店之间,战斗中,警备旅一名连指导员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30页。)8月14日——20日 日军吉田丰旅团纠集日伪军3000余人,在飞机配合下,对束鹿县北部地区进行了七天七夜的拉网式大“扫荡”。束北县500多人被杀害,100多人被绑架,2000多间房屋被烧毁。制造了震惊冀中的“束北惨案”。8月19日在百福村杀害群众27人;8月20日在小冯村用枪击、刀砍杀害群众47人,其中妇女10人、儿童3人。(《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反乌托邦公职,1989年1月编,第48页;《中共辛集市简史》,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年版,第242页、第94页。)9月6日,警备旅二团三营在束冀县增家庄渡口伏击由衡水到新河城运送粮食和军需物资的敌伪,战斗中,警备旅侦察科长陆培忠、团除奸股长蒋鼎文、副教导员王文斌及十连连长郑海青等人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32页。)1942年1月24日 在王口战斗中,束冀县大队通信员程连仲、耿田义、战士李书林、贾志祥、温玉同5人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36页。)2月 除夕之夜,束冀县文建会文工团在汉口村演出时,被四芝兰等据点500多名日伪军包围。敌人抢走财物50车,杀害两名文工团员。(《中共辛集市简史》 ,1995年3月出版,第242页。)3月3日—8日 驻东张口据点的日伪军炮轰狮子庄,并对狮子庄进行连续6天抢劫,抢走大批粮食、牲畜、财物,拆毁房屋200多间,砍倒树木5000多棵,将拆下的砖瓦木料全部运往东张口修炮楼,狮子庄变成一片废墟。(《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38-39页。)3月 深束县七区区委书记耿生文、区小队队员冯其章(又名杨连振),在扒营村布置反“扫荡”工作时,被沧石护路队的30多名日伪军包围,耿生文、冯其章2人在突围时牺牲。(《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编1月,第81页。)5月8日 在敌人对束晋县委所在的天宫营、河庄、王宋一带进行连续两天的“扫荡”中,一区区长张志丰、宣传干事王义昌、公安员徐继进、财粮助理袁某某、县武委会主任李戈等人牺牲或被杀害。(《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54-55页。)5月10日、11日 敌人对束晋县进行了南北夹击,东西拉网,反复梳篦的全面大“扫荡”,追捕县区武装部队和党政干部,杀害人民群众,一些同志被捕,一些同志牺牲,基层党组织和地方政权受到较大破坏。(《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 1989年1月编,第55页。)5月22日 在敌人对深束、深南地区进行的第二次“清剿”大“扫荡”中粘立人,深束县委文印组、交通组和组织部一部分干部转移到深县马兰井时,被敌人围困。组织部干事朱胜、民运干事寇元林和青抗先主任程玉会3人在突围中牺牲。其他同志被俘,敌人还同时抓走部分群众,一同押往旧城镇。(《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82-83页。)5月23日 冀中六分区四十区队和四区小队部分队员300余人,转移到深县白宋庄时,被1000余名日伪军尾追包围。突围时我军大部分战士壮烈牺牲,少数同志在区队长张合率领下,从西北方向冲出重围。(《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国无咎,第83页。)同日 深束县四区小队部分队员,转移到王家井村附近时,被敌人包围,战士们还击突围,因寡不敌众,损失惨重。另外,一、二、三区小队也分别与敌遭遇都受到一些损失。(《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83页。)5月27日 束晋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干部、束晋县大队部分战士、深束县一个小队、警备旅十七团一个连和四十五区队转移到杜合庄时,被来自晋县、深泽、安平和旧城等地的1000名多日伪军四面包围。十七团、四十五区队、束晋、深束县大队各自为战,四面出击,因兵力悬殊过大,造成六、七十人的重大伤亡。四十五区队长刘进被俘后牺牲,深束县大队长刁志真肩部负伤,小队长宋伟牺牲。(《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55页、第84页。)同日 在辛集、束鹿、南智丘、王家井、磨头、码头李、零藏口等据点的日伪军对束冀县进行的拉网式大“扫荡”中,县大队长李占宾率队一部在大车城、褚家庄一带,被敌包围。突围时李占宾及大队组织干事王修身、副小队长郭绍护、战士王大瑞、吴英山、谢幽山、林满根等人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40-41页陈民亮。)7月 在五一反“扫荡”中井草圣二,束冀县牺牲的县、区干部还有:一区区长朱季山、二区区委民运委员王祥、文建会主任贺远、五区区长穆达三、六区区长田金顺(7月份负伤后牺牲)、七区区长高玉之、七区小队指导员李丐及战士陈丙戌、刘汝敬、陈振余、黄新位、庞寿禄、傅宝绪、崔胜明、县公安局股长武杰(贾同顺)等人。(《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41页)8月29日 小樵、范庄、温家村、东庄里、泊庄等据点的日伪军“扫荡”束晋县政府隐蔽地小辛庄、杨家庄、东西枣营等村,将这些村的5000名群众驱赶到西枣营村东南的大壕里,拷打逼问“谁是八路军、谁是县区干部”, 20多名群众被严刑拷打,一人被刺刀刺伤。(《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58页。)8月 束冀县大队、四十四区队一个连和集中起来的县、区干部二、三十人住在束冀县漫河头村时,被南智丘出动的日伪军200多人包围。突围中,县大队副小队长索文绍、侦察员赵国志、战士李登科等人牺牲,数人负伤。(《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49页。)9月中旬 束晋县大队在庞村伏击敌人的战斗中,县大队长吕万春脸部负伤。(《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58页。)9月 深束县财政科长王先洲、科员王占先、一区区委书记范运铎、区长李振平在焦庄村被敌人包围。他们钻进地洞躲藏,又被敌人发现,并将其堵在洞内,4人遭敌杀害。(《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88页。)12月27日 束晋县大队长吕万春及其警卫员金凯在周大转堡垒户家中被泊庄、天宫营出动的敌人包围被捕,2人被先后押往泊庄、辛集、石门审讯后,于1943年2月赎释回家。(《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60页。)12月29日 深束县六区领导干部在朱家庄支部书记朱梅芳家开会时,被旧城之敌包围,区组织委员范春和在与敌人交战中牺牲,区委书记孙光远和宣传委员王寅庚2人被捕。(《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89页。)12月下旬 束冀县二区区委书记崔敬让等人及区小队,住在南棚村,被南智丘日伪军数百人包围。战斗中,二区区公所民政助理员崔大柱及区小队战士曹聚财、任振海、刘狗娃、曹大存等人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57页。)1943年1月 束冀县大队在雷家庄作战,战斗中,副政委刘奋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60页。)2月8日 深束县五区小队和六、七区小队部分战士住在散思台村时,被和睦井据点之敌四面包围。战斗中,五区小队长宋忠位和4名战士牺牲,两名战士被捕。(《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91页。)2月21日 束冀县抗联会主任余信、一区抗联会主任程香元与区青救会主任程明,在倾井村被敌伪军包围。程香元、程明2人在突围时牺牲。(《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62页。)3月5日 泊庄护路队在袁村战斗中失败后,县大队利用高房、寨墙作掩护与敌人进行激战,一连打退几次进攻,冲进袁村报复杀人黄允才,村民李洛庆、王三妮等7人遭到杀害。(《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61页。)3月11日 束鹿县城(新城)的敌人在和睦井集市上,用刺死、砍头、喂狼狗等方式李悦嫣,杀害了于3月1日以割电话线为名骗捕的马乡村青救会民兵种广恒、郝群芳、张山尖和宋印通4人。(《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92-93页。)3月上旬 束晋县大队和三十六区队在小章、西枣营村取得东庄里、泊庄据点敌人的包围战胜利后,东庄里据点的敌人到西枣营村进行报复“扫荡”,抓走群众7人,全部杀害。(《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63页。)3月 束冀县大队和三十区队一个排,在史家庄伏击了由伴当营据点出动的日伪军,击伤日伪军数人,缴获大枪数支。县大队分队长刘文蔚在追击中负重伤,后牺牲李幼斌前妻。(《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1987年7月编,第62-63页。)春季 深束县大队在西辛庄同深县城的芦绍吉骑兵队作战,战斗中,县大队郝连刚牺牲朱一锦,刁志真手部负伤。(《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91-92页。)春季 由于日军对束鹿县反复进行“扫荡”、“清剿”,烧杀抢掠,大抓民夫,挖沟筑路,修岗楼据点,占据大批劳力和良田,毁坏庄稼新女驸马gl,造成全县1942年秋收无几卡拉肖克·潘。同时,以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进行敲诈勒索,人民生活极度困难。1943年春天大旱灾,人们只得以秕子、花生皮、高粱桔、树皮、草根充饥,许多人全身浮肿,病饿致死,许多群众被迫卖房卖地,卖儿卖女,外出逃荒。(《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江婷琳,第89-90页。)5月18日 束晋县大队、三十六区队100多人在小位村被泊庄、范庄、东大陈、旧城和石家庄2000多名日伪军包围,激战后,于半夜后突出重围。天亮后,敌人进村烧杀无辜村民,7名群众死于日军屠刀之下。(《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 1989年1月编,第64页。)5月28日 束晋县委同三十六区队住在小章村,被400多名敌人包围,展开村落战,到晚上从村西口转移出去叶阐。第二天天亮后,敌人进村搜查我军伤员,杀害无辜群众数人。(《束鹿县党史大事记》1927-1945,1989年1月编,第64页。)6月 在护麦斗争中,束冀县一区区长袁振江,率区小队在武家头一带与敌作战,壮烈殉国。(《束冀县人民抗日斗争大事记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