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0

隋末逐鹿记txt案上故人酒正烈,门外江湖剑未开-姚姑娘

案上故人酒正烈,门外江湖剑未开-姚姑娘
隋末逐鹿记txt
宇宙小姐

有一个朋友关于毕业的朋友圈让我感触很深
他没有只说伤感,甚至没提不舍
他说了一句“再见吧,我需要新的生活了”
潇洒得像挥别一个幼稚的爱人
01
有时候毕业的部分复杂情感,来自于开启“新的阶段”
新的阶段意味着要适应新的环境和习惯,还有身边的人群
人们对结束一个生命阶段总是惶恐的,不舍的,
才会不断有追忆青春和穿越回小时候的梦幻作品
初高中毕业的时候,最多的想的是以后不能再和同桌偷偷抄歌词,不能再和之前的同学一起回家,不能再第一时间知道他们最近又和谁传了纸条或有了新的crush等等
中学毕业需要改掉的,是在被安排好的固定日程下那种自己的心境和相伴的友情
大学毕业需要改掉的,却是自己花四年安排的日程和挑选的友情
翘哪节课,几点的例会,几号的社团活动,周末赴谁的约,甚至具体到在哪个群里发表情包
人们常说大学时光如何使人成长使人变化,
但仔细想来,本源并不是大学时光,而是自己的每一个决定
四年过去了,推掉了不喜欢的事情,疏远了不一路的人,最后剩下一个被塑造了的自己,
然后就会倏然被推到新一段人生河流里。
那现在的你,准备好了吗?
02
二十出头的年纪,谈梦想到底是早还是迟
人家十五岁就出了道有很多粉丝,人家二十四岁就嫁了人当了老板娘玉女性重伤,多得是少年得志,多得是一骑绝尘
我们也不小了水火交融gl,现在早就知道在说梦想的时候不会仰着脸“要当科学家”,至少也会在科研深造和就业实践之间知道自己更倾向于什么
或者也不会再提几年前的女神名校,因为在一道道门槛之下开始明白了光芒照射的范围是有限的苏茉尔,每个人都想被笼罩可是要迈开脚步走过去才知道有多远
你说不怕,我有青春和热血
如果赣中人才网,以为泼洒出去就能燎原的一腔热血,却被一阵阴冷山风轻易吹灭
万一,提刀去屠龙,翻越过多少崇山峻岭,却发现那儿没有龙,只有堂吉诃德的大风车
如果,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心怀激荡之后,还是要一步步走下来,走到平凡的生活中去
万一,电影院里看完超级英雄 大圣归来,还是要走出影厅走在炫目的现实的阳光底下
你说这五指山下还有多久,要是卧薪尝胆一来就是十年,你怕不怕
在无数个看星星的夜晚你想着斗战胜佛是结局,还是花果山做个野猴儿更有趣
如果知道你最后可能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天庭跑跑腿打打杂,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连压在五指山下的机会都没有
你甘心吗
毕竟未来又偏偏充满着很多可能性,新的单位新的学校新的地方,一颗还没有定下来的心和一个允许改变和跳动的时代
二十多岁就分配工作定终身的年代早已过去,当时一代人才能赶上一两次的“出国热”“下海潮”等等此类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机会,如今分分钟翻来覆去在生命里飘过
所以也有人读了四年的理工,毅然转了人文读硕;也有人放弃家乡稳定的工作选择了创业;也有人拒掉了出国的offer选择和心爱的女友厮守,这些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
再消极,总归还有一点点改变命运和改造世界的小愿望
我说那些让你回头感叹青春的左左木希,都是些疯狂而荒唐的事情
这也包括梦想本身

03
朱炫大师兄写的书开篇就讲一个悲伤的故事,说朋友四年和一个姑娘耳鬓厮磨,从发梢到胸脯看哪儿都好,四年的爱情像在手心里摩挲一块玉,温热滋润,恰到好处
结果毕业姑娘嫁作他人妇,因为对方能给更好的生活,这块玉需要被更热更妥贴地包裹
我能理解菁客,我不能感同身受;就像我能理解人为了别的理由放弃一段深刻感情的选择,却不能想象他们如何在午夜梦醒的时候自处
前两天听美甲店老板娘讨论剧情,说不理解樊胜美为什么觉得没有房就无法结婚生子,她说“现实中租房子生孩子的人不是很多吗?”
每个人追求都不甚一致,生活很难它会让每个人都不能一切如愿,
人类所有的需求本质都是温暖、满足和安全,无论这些是来自于物质,还是精神
有些人靠索取得到满足,有些人以付出为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成年前后,很多人的需求慢慢向前者发生了转移
有情饮水饱的人越来越少,被房子压到抬不起脊梁的王柏川越来越多
追求一个眼神的人越来越少我的合租情人,追求一晌欢愉的人越来越多
然而我想说的不是抨击哪种选择是对的,因为每个人所在乎和需要的真的都不一样
我想说的是,在毕业这个关口,很多人会发现了自己需求的变化
而在面对这种变化的时候,是否要正视外界的作用力和内心的挣扎
如果你要去抢原本不该拥有的东西,就要原谅自己的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你把爱情放到最高的位置神棍档案,就要接受它的不讲道理和不分功过;
如果你想享受父母给的舒适圈,就要学着让心中蠢动的野兽被安排。
你得选法拉美穗,选了你要负责,你要忍受,你要坚持
人如果想什么都要,那注定将一无所有
04

跟毕业有关的,有未来,有选择,但比这些更紧迫的,是疯狂
有在宿舍楼下摆蜡烛表白、求婚的,有从烧烤店喝醉出来坐在马路边唱歌大笑或啐骂的
激烈的形式只是因为我们太老了,以至于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写矫情的同学录和长长的送别信,甚至抱头痛哭互诉衷肠都是一个太难完成的操作
那一切没说出的话和没表达出来的感情,都负载在这些形式上让彼此明白
其实什么江湖不再见都是假的,一转身最多几个小时高铁,一开手机就是你刚发的朋友圈,真想见吴思琪,怎么会不能见
可我也知道,到时候,眼前的一顿饭可能敌过那几个小时高铁,工作上的麻烦可能让我忽略了你的朋友圈,生活中琐碎的一切都可能让我一年又一年没能和你相见
如果再见到你,你已是有家有室有鱼尾纹,那我在如今的这一刻,该怎么办
毕业不在一年的结尾,而在夏天,真是太好了,夏天是对夜晚和浮躁最友好的一个季节
那就旅行吧,喝醉吧,打牌唱K吃西瓜什么都行,因为这是我一条微信十分钟就能把你叫出来的日子啊
怕的是打开日历数了又数,日夜加起来都不够见
最怕的是杜小啦,打开手机通讯录想了又想,都不知道该找谁狂欢
你说多少次热络的招呼和人情的交换,能带来一次彻夜的交谈,
可能一次都没有
所以那些最后时光陪着你的人晋升印章,把这几日睡不着的情绪、没来由的烦躁和最后可以穿拖鞋不睡觉侃到天亮的时光都托给了你
无以为报,自罚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