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6

谷歌工具栏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小禾笔记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小禾笔记

最近小区里的小朋友们放暑假了,楼下比之前热闹了很多。距离暑假生活越来越远了,真怀念在姥姥家度过的夏天呀。
小时候最喜欢放暑假,姥姥家旁边有一方池塘,池塘边有姥爷架起来的苦瓜架,夏天开着小黄花。傍晚池光,说不出的土地香气。那时候姥姥家的小院儿真的是鸟语花香,一进门有漂亮的葡萄架神威乐步,院子里一排月季花颜色各异,香味也是不一样的,傍晚会掐了门口的金银花泡水喝,多余的会第二天晒在太阳下,经常和姥爷拿着竹梯子到南屋屋顶去采南瓜,我扶着梯子,姥爷上去摘。晚上熬好喝的南瓜粥杨汉秀,每次都喝一大碗。
每当暑假姥姥都会囤好些院子里的甜石榴等我去了吃,无花果不耐放,但也会给我冰箱里留着,塑料袋包起来。都要坏掉了也舍不得自己吃。她的爱不滚烫,是温温软软和和煦煦。夏天姥姥会自己做豆瓣酱,奇香无比,晚饭都是在小院里吃的,知道我爱吃辣椒蘸酱,每次饭前都会去屋后面掐几个新鲜的辣椒,用水一冲然后放我面前。食材基本都是自己种的,样样美味。
下午经常出去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们出去玩儿,什么时候听到胡同口姥姥大声喊我的小名让我回家吃饭我就飞快跑回家去,或者是穿着我的溜冰鞋溜回去。写到这里不知为何鼻子发酸,大概是好久没听姥姥那样喊我了,想念那样的场景。
冲回家后一般姥姥收拾饭桌,弟弟也和他的小伙伴各自回家吃饭,姥爷大多数时候是在给他的花浇水或者施肥,接完最后一桶水,然后一起吃饭。有时候怕有蚊子老爷会点几颗艾草(不知道是不是叫艾草)在附近,真的没有蚊虫过来,而且味道清香完全不呛。吃完饭全家一起出门,姥爷和姥姥各自找自己的“朋友圈”去边散步边聊天,我一般是跟着姥姥,拿着手电筒边走边照,每晚回到家都能收获好几个知了猴呢。
姥爷什么都会做,小到茶几上的烟灰缸、大到陪伴我童年的秋千。我最喜欢那个秋千,坐在上面玩不够,家里有张照片是我拿着姥姥刚蒸出来的大包子坐在秋千上,衣服都被我吃脏了,咧嘴笑的很夸张。那个场景生动诠释了什么是开心到飞起。
在姥爷这里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印象里不管什么东西坏了,只要拿给他就都能修好。姥爷什么都会种,花草虫鱼,也什么都会养。院子里的无花果、草莓、石榴、梨树都长势喜人,院子里养过鸽子兔子小鸡,姥爷最爱的还是他的那些鸟,会说话的八哥还有秀气的百灵。前几天姥爷写了几段随笔勾心游戏,里面那些我都记得很清楚,节选了一小部分:
“姓肖名愚民,一个自在人,工作没少干,爱好常更新。玩物不丧志,为了寻开心,养花又逗鸟,种菜能健身,昔日陶渊明,池早早今天到我村。百灵和画眉,鸟中是上品彭秀霞,笼中齐鸣啭,歌声更醉人何孟怀微博。八哥学人语,出笼更有神,人鸟是好友,黑猫是敌人郑佑根,偶尔没在意,鸟变猫点心谷歌工具栏,至今仍叹息,自责又自嗔!废话一大堆,句句都是真,老伴叫吃饭,再见朋友们。姓肖名愚民,一个自在人,昨天没说完,今天接着晕。八哥遭不幸,从此更留神,还有金丝雀,叫得真叫神。笼中是产房宋如华,小鸟孵化频,一窝又一窝,卖价颇惊人。自己留一只,全都送了人,钱是王八蛋,友谊才是真。满院栽月季,花香漂四邻,门口金银花,採来当茶饮段婧婷。小院虽不大,住着却温馨,本想住到老,天有不测云萧慧文,拆迁咱服从,小楼住到今艾维尼沃。花鸟无处养,邻居陌路人,昨日回去看童牧野,归来泪满巾。”
这些不只是姥爷的回忆,也是我最难忘的童年。
院子拆迁路玉婷,经常遗憾没有多留一些影像,那时哪有这样的手机去拍照,但那时最好。随便抽出一花一木都是最美好的记忆与时光。
我脑海里的夏天,是睡前姥姥蒲扇扇出来的微风一阵阵、是姥爷手下栽培的花香果香、是我喜欢的下雨天、是知了声声叫......
记得我上大学前姥爷说要带着我锻炼,怕我军训不适应。跟着姥爷走了一早上就累的气喘吁吁。多少年过去了姥爷还是坚持着每天徒步锻炼,心里还是暗自高兴的,因为我希望他永远健康。搬离了小院,除了和姥姥绣些十字绣,去菜园干点农活,姥爷学会了上网,制作了很多的图片和视频,会经常在微信里和我们分享各自的生活。时间这样过去就很好。“黄粱一梦几十年,惶惶惑惑一瞬间。”每一个适合祈愿的时刻,都会希望我爱的人们健安喜乐,年年岁岁王媛渊。“假如不是为了拥有更多能量,去爱至亲,去反复巩固温暖的短暂的陪伴时光,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呢。愿我的姥爷姥姥能平安,健康,快乐。一直一直。我永远爱您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