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9

诸暨热线玉泉山关公显圣 洛阳城曹操感神 《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阅读经典名著

玉泉山关公显圣 洛阳城曹操感神 《三国演义》第七十七回-阅读经典名著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却说孙权求计于吕蒙。蒙曰:“吾料关某兵少,必不从大路而逃,麦成正北有险峻小路,必从此路而去。可令朱然引精兵五千,伏于麦城之北二十里;彼军至,不可与敌,只可随后掩杀。彼军定无战心,必奔临沮。却令潘璋引精兵五百,伏于临沮山僻小路,关某可擒矣。今遣将士各门攻打,只空北门,待其出走。”权闻计,令吕范再卜之。卦成,范告曰:“此卦主敌人投西北而走,今夜亥时必然就擒。”权大喜,遂令朱然、潘璋领两枝精兵,各依军令埋伏去讫。
且说关公在麦城,计点马步军兵,止剩三百余人;粮草又尽。是夜,城外吴兵招唤各军姓名,越城而去者甚多。救兵又不见到。心中无计,谓王甫曰:“吾悔昔日不用公言!今日危急,将复何如?”甫哭告曰:“今日之事,虽子牙复生,亦无计可施也。”赵累曰:“上庸救兵不至,乃刘封、孟达按兵不动之故。何不弃此孤城,奔入西川,再整兵来,以图恢复?”公曰:“吾亦欲如此。”遂上城观之。见北门外敌军不多,因问本城居民:“此去往北,地势若何?”答曰:“此去皆是山僻小路,可通西川。”公曰:“今夜可走此路。”王甫谏曰:“小路有埋伏蓬莱李海峰,可走大路。”公曰:“虽有埋伏,吾何惧哉!”即下令马步官军:严整装束,准备出城。甫哭曰:“君侯于路,小心保重!某与部卒百余人,死据此城;城虽破,身不降也独坐莫凭栏!专望君侯速来救援!”
公亦与泣别。遂留周仓与王甫同守麦城,关公自与关平、赵累引残卒二百余人,突出北门。关公横刀前进,行至初更以后,约走二十余里,只见山凹处,金鼓齐鸣,喊声大震,一彪军到,为首大将朱然,骤马挺枪叫曰:“云长休走!趁早投降,免得一死原力掌控者!”公大怒,拍马轮刀来战。朱然便走,公乘势追杀。一棒鼓响,四下伏兵皆起。公不敢战,望临沮小路而走,朱然率兵掩杀。关公所随之兵草书大王,渐渐稀少。走不得四五里,前面喊声又震,火光大起,潘璋骤马舞刀杀来。公大怒,轮刀相迎,只三合,潘璋败走。公不敢恋战,急望山路而走。背后关平赶来,报说赵累已死于乱军中。关公不胜悲惶,遂令关平断后,公自在前开路,随行止剩得十余人。行至决石,两下是山,山边皆芦苇败草,树木丛杂。时已五更将尽。正走之间,一声喊起,两下伏兵尽出,长钩套索叶世官,一齐并举,先把关公坐下马绊倒。关公翻身落马,被潘璋部将马忠所获。关平知父被擒,火速来救;背后潘璋、朱然率兵齐至,把关平四下围住。平孤身独战,力尽亦被执。至天明,孙权闻关公父子已被擒获,大喜,聚众将于帐中。
少时,马忠簇拥关公至前。权曰:“孤久慕将军盛德,欲结秦晋之好,何相弃耶?公平昔自以为天下无敌,今日何由被吾所擒?将军今日还服孙权否?”关公厉声骂曰:“碧眼小儿,紫髯鼠辈!吾与刘皇叔桃园结义,誓扶汉室,岂与汝叛汉之贼为伍耶!我今误中奸计,有死而已,何必多言!”权回顾众官曰:“云长世之豪杰,孤深爱之。今欲以礼相待,劝使归降,何如?”主簿左咸曰:“不可。昔曹操得此人时,封侯赐爵,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如此恩礼,毕竟留之不住,听其斩关杀将而去,致使今日反为所逼,几欲迁都以避其锋。今主公既已擒之,若不即除,恐贻后患。”孙权沉吟半晌,曰:“斯言是也。”遂命推出。于是关公父子皆遇害。时建安二十四年冬十二月也。关公亡年五十八岁。后人有诗叹曰:
汉末才无敌,云长独出群:神威能奋武,何伊娜儒雅更知文。
天日心如镜,《春秋》义薄云。昭然垂万古,不止冠三分。
又有诗曰:
人杰惟追古解良,士民争拜汉云长高考0分声。桃园一日兄和弟,俎豆千秋帝与王。
气挟风雷无匹敌,志垂日月有光芒。至今庙貌盈天下,古木寒鸦几夕阳。
关公既殁,坐下赤兔马被马忠所获,献与孙权。权即赐马忠骑坐。其马数日不食草料而死。
却说王甫在麦城中云裳小丫鬟,骨颤肉惊,乃问周仓曰:“昨夜梦见主公浑身血污,立于前;急问之,忽然惊觉。不知主何吉凶?”正说间,忽报吴兵在城下,将关公父子首级招安郑毅然。王甫、周仓大惊,急登城视之,果关公父子首级也。王甫大叫一声,堕城而死。周仓自刎而亡。于是麦城亦属东吴。
却说关公一魂不散,荡荡悠悠,直至一处,乃荆门州当阳县一座山,名为玉泉山。山上有一老僧,法名普净,原是汜水关镇国寺中长老;后因云游天下,来到此处,见山明水秀,就此结草为庵,每日坐禅参道,身边只有一小行者,化饭度日。是夜月白风清,三更已后,普净正在庵中默坐,忽闻空中有人大呼曰:“还我头来!”普净仰面谛视,只见空中一人,骑赤兔马,提青龙刀利孝和,左有一白面将军、右有一黑脸虬髯之人相随,一齐按落云头,至玉泉山顶。普净认得是关公,遂以手中麈尾击其户曰:“云长安在?”关公英魂顿悟,即下马乘风落于庵前,叉手问曰:“吾师何人?愿求法号。”普净曰:“老僧普净,昔日汜水关前镇国寺中,曾与君侯相会,今日岂遂忘之耶?”公曰:“向蒙相救,铭感不忘。今某己遇祸而死,愿求清诲疗养院直播间,指点迷途。”普净曰:“昔非今是,一切休论;后果前因,彼此不爽。今将军为吕蒙所害,大呼还我头来,然则颜良、文丑,五关六将等众人之头,又将向谁索耶?“于是关公恍然大悟,稽首皈依而去。后往往于玉泉山显圣护民,乡人感其德,就于山顶上建庙,四时致祭。后人题一联于其庙云:
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
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
却说孙权既害了关公,遂尽收荆襄之地,赏稿三军,设宴大会诸将庆功;置吕蒙于上位,顾谓众将曰:“孤久不得荆州,今唾手而得,皆子明之功也。”蒙再三逊谢。权曰:“昔周郎雄略过人,破曹操于赤壁,不幸早夭,鲁子敬代之。子敬初见孤时,便及帝王大略,此一快也;曹操东下,诸人皆劝孤降,子敬独劝孤召公瑾逆而击之,此二快也;惟劝吾借荆州与刘备,是其一短。今子明设计定谋,立取荆州,胜子敬、周郎多矣!”于是亲酌酒赐吕蒙。吕蒙接酒欲饮,忽然掷杯于地,一手揪住孙权,厉声大骂曰:“碧眼小儿!紫髯鼠辈!还识我否?”众将大惊,急救时,蒙推倒孙权,大步前进,坐于孙权位上,两眉倒竖,双眼圆睁,大喝曰:“我自破黄巾以来,纵横天下三十余年,今被汝一旦以奸计图我,我生不能啖汝之肉,死当追吕贼之魂!我乃汉寿亭侯关云长也。”权大惊,慌忙率大小将士,皆下拜。只见吕蒙倒于地上,七窍流血而死。众将见之,无不恐惧。权将吕蒙尸首,具棺安葬,赠南郡太守、孱陵侯;命其子吕霸袭爵。孙权自此感关公之事,惊讶不已。
忽报张昭自建业而来。权召入问之。昭曰:“今主公损了关公父子,江东祸不远矣!此人与刘备桃园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刘备已有两川之兵;更兼诸葛亮之谋王志峰博客,张、黄、马、赵之勇。备若知云长父子遇害,必起倾国之兵,奋力报仇,恐东吴难与敌也。”权闻之大惊,跌足曰:“孤失计较也!似此如之奈何?”昭曰:“主公勿忧。某有一计,令西蜀之兵不犯东吴,荆州如磐石之安。”权问何计。昭曰:“今曹操拥百万之众,虎视华夏,刘备急欲报仇,必与操约和。若二处连兵而来,东吴危矣。不如先遣人将关公首级,转送与曹操,明教刘备知是操之所使,必痛恨于操,西蜀之兵,不向吴而向魏矣。吾乃观其胜负,于中取事。此为上策。”
权从其言,随遣使者以木匣盛关公首级,星夜送与曹操。时操从摩陂班师回洛阳,闻东吴送关公首级至,喜曰:“云长已死,吾夜眠贴席矣。”阶下一人出曰:“此乃东吴移祸之计也。”操视之,乃主簿司马懿也。操问其故,懿曰:“昔刘、关、张三人桃园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东吴害了关公,惧其复仇,故将首级献与大王,使刘备迁怒大王,不攻吴而攻魏,他却于中乘便而图事耳。”操曰:“仲达之言是也。孤以何策解之残颜弃妃?”懿曰:“此事极易。大王可将关公首级,刻一香木之躯以配之,葬以大臣之礼;刘备知之,必深恨孙权,尽力南征。我却观其胜负!蜀胜则击吴,吴胜则击蜀。二处若得一处,那一处亦不久也。”操大喜,从其计,遂召吴使入。呈上木匣,操开匣视之,见关公面如平日。操笑曰:“云长公别来无恙!”言未讫,只见关公口开目动,须发皆张,操惊倒。众官急救,良久方醒,顾谓众官曰:“关将军真天神也!”吴使又将关公显圣附体、骂孙权追吕蒙之事告操。操愈加恐惧截教大巫,遂设牲醴祭祀,刻沉香木为躯,以王侯之礼,葬于洛阳南门外,令大小官员送殡,操自拜祭,赠为荆王,差官守墓;即遣吴使回江东去讫。
却说汉中王自东川回成都,法正奏曰:“王上先夫人去世;孙夫人又南归。未必再来。人伦之道,不可废也,必纳王妃,以襄内政。”汉中王从之,法正复奏曰:“吴懿有一妹,美而且贤。尝闻有相者,相此女后必大贵。先曾许刘焉之子刘瑁,瑁早夭。其女至今寡居,大王可纳之为妃。”汉中王曰:“刘瑁与我同宗,于理不可。”法正曰:“论其亲疏,何异晋文之与怀嬴乎?”汉中王乃依允,遂纳吴氏为王妃。后生二子:长刘永,字公寿;次刘理,字奉孝。
且说东西两川,民安国富,田禾大成。忽有人自荆州来,言东吴求婚于关公,关公力拒之。孔明曰:“荆州危矣!可使人替关公回。”正商议间,荆州捷报使命,络绎而至。不一日,关兴到,具言水淹七军之事。忽又报马到来,报说关公于江边多设墩台,提防甚密,万无一失。因此玄德放心。
忽一日,玄德自觉浑身肉颤,行坐不安;至夜,不能宁睡,起坐内室,秉烛看书,觉神思昏迷,伏几而卧;就室中起一阵冷风,灯灭复明,抬头见一人立于灯下。玄德问曰:“汝何人,夤度至吾内室?”其人不答。玄德疑怪,自起视之,乃是关公,于灯影下往来躲避生活在异界。玄德曰:“贤弟别来无恙!诸暨热线夜深至此,必有大故。吾与汝情同骨肉,因何回避?”关公泣告曰:“愿兄起兵,以雪弟恨!”言讫,冷风骤起,关公不见。玄德忽然惊觉,乃是一梦。时正三鼓。玄德大疑夏玉顺,急出前殿,使人请孔明来。
孔明入见,玄德细言梦警。孔明曰:“此乃王上心思关公,故有此梦。何必多疑?”玄德再三疑虑,孔明以善言解之。孔明辞出,至中门外,迎见许靖。靖曰:“某才赴军师府下报一机密,听知军师入宫,特来至此。”孔明曰:“有何机密?”靖曰:“某适闻外人传说,东吴吕蒙已袭荆州,关公已遇害!故特来密报军师。”孔明曰:“吾夜观天象,见将星落于荆楚之地,已知云长必然被祸,但恐王上忧虑,故未敢言。”
二人正说之间,忽然殿内转出一人,扯住孔明衣袖而言曰:“如此凶信,公何瞒我!”孔明视之,乃玄德也。孔明、许靖奏曰:“适来所言,皆传闻之事,未足深信。愿王上宽怀,勿生忧虑。”玄德曰:“孤与云长,誓同生死;彼若有失,孤岂能独生耶!”孔明、许靖正劝解之间,忽近侍奏曰:“马良、伊籍至。”玄德急召入问之。二人具说荆州已失,关公兵败求救,呈上表章。未及拆观,侍臣又奏荆州廖化至。玄德急召入。化哭拜于地,细奏刘封、孟达不发救兵之事。玄德大惊曰:“若如此,吾弟休矣!”孔明曰:“刘封、孟达如此无礼,罪不容诛!王上宽心,亮亲提一旅之师,去救荆襄之急。”玄德泣曰:“云长有失,孤断不独生!孤来日自提一军去救云长!”遂一面差人赴阆中报知翼德,一面差人会集人马。
未及天明,一连数次,报说关公夜走临沮,为吴将所获,义不屈节,父子归神。玄德听罢,大叫一声,昏绝于地。正是:
为念当年同誓死,忍教今日独捐生!
未知玄德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作者:罗贯中

已更新的章节:
《三国演义》第一回 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三国演义》第二回 张翼德怒鞭督邮 何国舅谋诛宦竖
《三国演义》第三回 议温明董卓叱丁原 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三国演义》第四回 废汉帝陈留践位 谋董贼孟德献刀
《三国演义》第五回 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破关兵三英战吕布
《三国演义》第六回 焚金阙董卓行凶 匿玉玺孙坚背约
《三国演义》第七回 袁绍磐河战公孙 孙坚跨江击刘表
《三国演义》第八回 王司徒巧使连环计 董太师大闹凤仪亭
《三国演义》第九回 除暴凶吕布助司徒 犯长安李傕听贾诩
《三国演义》第十回 勤王室马腾举义 报父仇曹操兴师
《三国演义》 第十一回 刘皇叔北海救孔融 吕温侯濮阳破曹操
《三国演义》第十二回 陶恭祖三让徐州 曹孟德大战吕布
《三国演义》第十三回 李傕郭汜大交兵 杨奉董承双救驾
《三国演义》第十四回 曹孟德移驾幸许都 吕奉先乘夜袭徐郡
《三国演义》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三国演义》第十六回 吕奉先射戟辕门 曹孟德败师渦水
《三国演义》第十七回 袁公路大起七军 曹孟德会合三将
《三国演义》第十八回 贾文和料敌决胜 夏侯惇拨矢啖睛
《三国演义》第十九回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门楼吕布殒命
《三国演义》第二十回 曹阿瞒许田打围 董国舅内阁受诏
《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 曹操煮酒论英雄 关公赚城斩车胄
《三国演义》第二十二回 袁曹各起马步三军 关张共擒王刘二将
《三国演义》第二十三回 祢正平裸衣骂贼 吉太医下毒遭刑
《三国演义》第二十四回 国贼行凶杀贵妃 皇叔败走投袁绍
《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三国演义》第二十六回 袁本初败兵折将 关云长挂印封金
《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 美髯公千里走单骑 汉寿侯五关斩六将
《三国演义》第二十八回 斩蔡阳兄弟释疑 会古城主臣聚义
《三国演义》第二十九回 小霸王怒斩于吉 碧眼儿坐领江东
《三国演义》第三十回 战官渡本初败绩 劫乌巢孟德烧粮
《三国演义》第三十一回 曹操仓亭破本初 玄德荆州依刘表
《三国演义》第三十二回 夺冀州袁尚争锋 决漳河许攸献计
《三国演义》第三十三回 曹丕乘乱纳甄氏 郭嘉遗计定辽东
《三国演义》第三十四回 蔡夫人隔屏听密语 刘皇叔跃马过檀溪
《三国演义》第三十五回 玄德南漳逢隐沧 单福新野遇英主
《三国演义》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计袭樊城 元直走马荐诸葛
《三国演义》第三十七回 司马徽再荐名士 刘玄德三顾草庐
《三国演义》第三十八回 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
《三国演义》第三十九回 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三国演义》第四十回 蔡夫人议献荆州 诸葛亮火烧新野
《三国演义》第四十一回 刘玄德携民渡江 赵子龙单骑救主
《三国演义》第四十二回 张翼德大闹长坂桥 刘豫州败走汉津口
《三国演义》第四十三回 诸葛亮舌战群儒 鲁子敬力排众议
《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 孔明用智激周瑜 孙权决计破曹操
《三国演义》第四十五回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
《三国演义》第四十六回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
《三国演义》第四十七回 阚泽密献诈降书 庞统巧授连环计
《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回 宴长江曹操赋诗 锁战船北军用武
《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 七星坛诸葛祭风 三江口周瑜纵火
《三国演义》第五十回 诸葛亮智算华容 关云长义释曹操
《三国演义》第五十一回 曹仁大战东吴兵 孔明一气周公瑾
《三国演义》第五十二回 诸葛亮智辞鲁肃 赵子龙计取桂阳
《三国演义》第五十三回 关云长义释黄汉升 孙仲谋大战张文远
《三国演义》第五十四回 吴国太佛寺看新郎 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三国演义》第五十五回 玄德智激孙夫人 孔明二气周公瑾
《三国演义》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铜雀台 孔明三气周公瑾
《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 柴桑口卧龙吊丧 耒阳县凤雏理事
《三国演义》第五十八回 马孟起兴兵雪恨 曹阿瞒割须弃袍
《三国演义》第五十九回 许诸裸衣斗马超 曹操抹书间韩遂
《三国演义》第六十回 张永年反难杨修 庞士元议取西蜀
《三国演义》第六十一回 赵云截江夺阿斗 孙权遗书退老瞒
《三国演义》第六十二回 取涪关杨高授首 攻雒城黄魏争功
《三国演义》第六十三回 诸葛亮痛哭庞统 张翼德义释严颜
《三国演义》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计捉张任 杨阜借兵破马超
《三国演义》第六十五回 马超大战葭萌关 刘备自领益州牧
《三国演义》第六十六回 关云长单刀赴会 伏皇后为国捐生
《三国演义》第六十七回 曹操平定汉中地 张辽威震逍遥津
《三国演义》第六十八回 甘宁百骑劫魏营 左慈掷杯戏曹操
《三国演义》第六十九回 卜周易管辂知机 讨汉贼五臣死节
《三国演义》第七十回 猛张飞智取瓦口隘 老黄忠计夺天荡山
《三国演义》第七十一回 占对山黄忠逸待劳 据汉水赵云寡胜众
《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 诸葛亮智取汉中 曹阿瞒兵退斜谷
《三国演义》第七十三回 玄德进位汉中王 云长攻拔襄阳郡
《三国演义》第七十四回 庞令明抬榇决死战 关云长放水淹七军
《三国演义》第七十五回 关云长刮骨疗毒 吕子明白衣渡江
《三国演义》第七十六回 徐公明大战沔水 关云长败走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