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诸暨中学王维:大唐公主不如一位采药姑娘-美读

王维:大唐公主不如一位采药姑娘-美读


王维,这一大唐才子,与玉真高隽雅,这一大唐公主,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王维30岁左右,正值大好年华,结果他同床共枕的结发妻子突然病故,从此以后,又过了30年,一直到死王维都孤居未娶。
在妻妾成群的中国古代官场、文人,这种状况是很少见的。
为什么呢?
1
说起王维和他妻子的深挚情感,还要从玉真公主谈起。
如前文所述,玉真公主被王维的才华倾倒,更被他的人倾倒,拜倒在他的石榴树下郭建梅。在她的推荐下,王维高中进士,获得功名。
当时公主寡居(一说未嫁),虽表面信奉道教,经常住在道观,可实际上六根并不清净,与心如古井相差甚远。不仅不是死水微澜,还是活水泛溢,一见到青年才俊、帅哥,立马一腔似水柔情在胸中按都按不住,汩汩往外冒。
这次公主见了王维,愈看愈顺眼,愈顺眼愈看,不觉就芳心摇曳,秋波暗送。
但是王维这小子平时挺机灵,此时却故作傻萌,不接招。
中国人就经常爱玩这一招:大智若愚,或大愚若智。
他奶奶个腿!暗的不行就来明的,公主也不是吃素的,她厚着脸皮直接问:你愿意不?
什么愿意不?王维抓抓自己的耳朵。
这小子憋的满脸通红,难道……公主,要和我,那个?——这也太,直接了吧……
——想得美!公主真想扇他一耳巴子。我是要、招你、为、驸马!公主一字一顿地说。
还真是想得美,公主比他想的更美,——就是要你天天抱着大唐的尊贵玉体、金枝玉叶……想干嘛干嘛。
但是公主失算了。
全中国男人都伸长脖子像鹅一样曲颈向天歌翘首以盼的事,无数男人削尖脑袋往里钻苦于没有门径的事,在王大才子这里,沸水突遇寒冰诸暨中学,止住。或者说,暂停。
我不感兴趣天贸钢铁网。
——不是不感兴趣,也不是不敢感兴趣,而是我必须感兴趣,但我不能感兴趣。他进一步语无伦次、手忙脚乱地解释。
其实他的话很有伦次。
什么话,你脑子抽风了?是在考我大唐公主的智商么?!
王维额头有冷汗潺潺冒出。
据王维同志委婉曲折黄河十八弯地艰难和盘托出,他已有心上之人,因与她有婚约在先,作为一介君子,不得违言啊!
这——也太……?
你看我是不是君子?像不像君子?你愿意我成为君子还是小人?
公主沉默良久,最终想通了,恼怒地得出结论:这是个屁理由呢。你以为我就那么好忽悠吗?要说婚姻毁约多的是,你又没和她那个……,她又没未婚先孕。再说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人一当官,解除原来的婚约甚至把老婆休掉都是正常现象。因为金盘配玉壶银鞍配骏马,你的档次提高了,她已经配不上你啦!
王大才子支支吾吾:这,这,这事难呐,我与她有婚约在先,今甫一登进士即将她抛弃,未免太不仁义矣,我这堂堂君子,不能为了追求富贵功名……
大唐公主狠狠白了他一眼瑶山剿匪记。
狗子坐轿不服人抬,给你脸还不要脸……
瞧丫那操性,去死吧葳斯基。敬酒不吃吃罚酒。公主变脸道,你让我堂堂大唐公主的脸往哪里搁?我俩的事现在谁不知道呀,满城风雨,寻常巷陌,都知道。那些皇亲国戚、公子王孙常来我这开派对乐翻天,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
太夸张了点吧,王维低下头小声说,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地球是个什么球。
地球是浑球!——公主的眼神调了频道,由爱转恨。
你若不愿意为驸马,我老实告诉你,我将禀告父皇革除你解头的功名。我能叫你上,也能叫你下……拉倒吧,姑奶奶也不是好玩儿的!
公主,王维吓的连忙从沙发椅上滚下来,跪伏于地:小生该死,小生天大胆子也不敢玩弄公主啊!
哼,公主嗤之以鼻。
2
三日后,公主再在后花园见到王维。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王维喏喏富士山居图,这是我最近写给宁王的一首诗,请公主过目。
插个叙。
据考证,《息夫人》这首诗的确是王维写的,背景如下:
宁王李宪,也就是玉真公主的大哥坂东玉三郎,睿宗的长子,他本来已经有了几十位宠爱的家妓,个个都是海选来的,论身材有身材,论脸蛋有脸蛋,论才艺有才艺,但是时间长了这些都看腻歪了。有一天,他在王府井街头看到一个卖烧饼的妻子——还好,不是卖炊饼的,否则就是宋代武大郎的前版了——这女人长得“纤白明媚”,资质不凡。宁王就把卖烧饼的师傅找来,——这个比西门庆好,不是霸占,也不是通奸在先,而是摊牌,更不用下药了。——人家是王爷嘛,就说,我看上你老婆了,你不是缺钱吗,我有的是钱,给你。就给了他一堆银子,把那女人纳为己用,收为小妾,还非常宠爱。
按说这女人也时来运转吧,能被王爷赏识,过上锦衣玉食的尊贵体面生活,不是许多女人念念不忘梦寐以求的事吗?——啊哟喂,只要有豪车别墅科室会照片,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离婚都没问题!……但是,我们这位卖烧饼的老婆,还真不一般。
过了一年,宁王问她还想不想卖饼老公?女人沉默不语。宁王作气,派人找来卖饼师傅,让他们在府中相见。自己也搭一次天桥,做一次喜鹊嘛。结果,当着众人的面,这女人见到前夫,两行清泪如断了线的珍珠,直往下掉。场面十分具有催化效果。
宁王也是艺术家胚子,富有艺术家热忱浪漫的衷肠混沌修神诀,就让一屋子文朋诗友对此情此景作诗,即兴写作,一展才华。
王维第一个写成《息夫人》:
莫以今时宠,能忘旧日恩。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这里面用了一个典故,借春秋时期息夫人的故事来赞美女人忠贞,言外之意是劝谏宁王放过烧饼夫人,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以自己的幸福,来替代别人的幸福。那时候中国人没有西方的“人权”思想,但却有儒家一直流传下来的仁义道德。
宁王还真气度不凡,深有善根。他看了王维的诗,最后将女人还给了卖饼师傅。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王维的诗写的太好了,可以达到使人离婚又合婚,破镜重圆的效果。
王维写此诗时,风流倜傥,年仅20岁,身居长安,正是在玉真公主举荐下中进士不久。
很明显,这小子是在借题发挥,言在此,而意在彼。
公主不是傻缺,看出来了。
但公主什么话也没说。
3
却说王维的未婚妻(据说是一位采药的姑娘)得知此事,竟显示出了高风亮节,为自己心上人的前途计,她经过苦苦思索决定出局,于是给王维留下一封信,于风清月白之夜悄悄出走。
王维发现后,捧着信泪如雨下女校先生,直到信上的字迹模糊。
荣华富贵随它去,我要与你双双飞。于是,他也给公主留下一信,说一诺千金不负初心。也寻采药姑娘而去。当然这个“不负初心”不是不负公主的初心,而是他另有初心,是比公主更初的初心。这不能怪我哦,什么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讲个顺序……
王大才子就这么牛,就这么牛气,就这么给有软骨症的中国读书人这么长面子!——他提高了中国诗人的集体人格诶。
否则一直以来,中国诗人在权贵名利面前的形象实在有些猥琐。
这次轮到公主捧着信了,心如潮水,不能自已。我堂堂大唐公主,还斗不过一个乡下的采药姑娘,你说这事未免……
公主的泪腺没有王维发达,可也捧着信看得泪眼汪汪的。这眼泪,一半是伤心,一半是羡慕嫉妒恨。
女人啊,彭悦先你的名字叫宠物。男人必须全身心地把所有爱单注投给你才行,不能复选。
可是王维差点成了公主的“宠物”。
当然,在万能的公主面前,任何男人成为宠物都是他的荣幸!
但是作为夫妻,最好的境界就是互相成为宠物。这样的夫妇最幸福了。
时间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公主在闺房独自憔悴着。公主只要发一句话,完全可以派人天罗地网把那个不识相的小子抓回来,以犯上不尊治罪。
三天后,公主做了一个决定。
抓回来剁了?没有。阉了?也没有。像宠物一样用链子拴着?也没有。
公主决定放他一马。
既然留不住,何不送一程?——抱一抱拳,挥一挥手,祝有情人终成眷属,祝你俩恩恩爱爱一辈子!OK。
说实话,这才刹那间身份回归,成了大唐公主。
大唐公主应该有大唐气象。看人家那胸襟开阔的,像科尔沁大草原。
这事本来就结了呗,不,还有后续。
4
所谓天妒良缘,王维这小子婚后很幸福。但是没有幸福多长时间,他三十岁时,妻子病故。
这下公主有机会了吧。什么?……你让堂堂大唐公主给你做填房?
或许,玉真公主已经老了,而王维也不再年轻。或许,年华逝去,岁月的风尘蒙蔽了一切,而人最初的情怀早已不再。总之,没人再提起这事。后来王维还见没见过公主都很难说。
更重要的是,王维于妻子墓前还立下了永不续娶的誓言。
他从此孑然一身,修习佛法,在山水田园之间盘桓。
王维的确是笃信佛教。他自幼就诵经参禅,写诗作画。
他以其诗作被称为“诗佛”,他的画,有很浓的禅意,被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也可以说王维是在以写诗作画,以作画写诗。当然如果你仔细品味,还可以听到一种大音希声的天籁之音在整个画面徜徉、流荡。诗、书、画、乐,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所以他是全能艺术型人才。
后人对王维没能再婚有多种猜测。基本的观点认为:一是对爱妻感情深挚,二是移情于佛教。
妻子亡故后王维又独自活了30年,打了30来年光棍。他寄情山水田园之间,作作诗,品品茶,弹弹琴,诵诵经,日子过的也不错。
他在蓝田盖了座辋川别墅山庄,有时朋友来看他,大家在别墅内喝酒聊天热闹一阵,夕阳西下,他们走后,剩下他一个人,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本文原题《大唐公主与王维的有缝对接》,略有删改。

杜柯
80后,资深编辑,曾用多个笔名
已出版长篇小说《瘦王》《少年行》
长篇小说《雪隐》即将出版
责任编辑:梁湘
投稿邮箱:tougao@chengbook.com
——

▼更多同类好文
李商隐:我用真心待世界,奈何世界太虚假
苏轼:你眼里的颠沛流离,是我心中的诗情画意
薛宝钗:淡极始知花更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