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1

说谎温兆伦欲望之城803-商13835258592

欲望之城803-商13835258592

第八百零三章 世事无常
“兄长此次带来多少兵马?”
邪影答非所问地反问道!
“此次带来了江东五万精锐骑兵,算上跟随的新人类势力,大约有十万左右!”
孙坚不知道邪影为何问这个,不过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十万军队!不少了,兄弟才带来两万而已!”
邪影神秘一笑说道,顿了下接道:
“如今天下大乱之兆已现,非人力所能逆转!过不了多久,一切还是靠实力说话!如今去试图挽救将倒大厦,或者博取虚名都是徒劳而已,只有掌握在手的势力,抓在手中的军队才是最实在的东西!兄长可明白?”
“贤弟的意思,为兄自然明白!可是我等身为大汉重臣,怎可坐看董卓那豺狼肆虐京城红月卡莲,胡作非为!”
孙坚脸色一变,语气颇为不悦地说道!
“兄长率军五万,加上新人类共十万。兄弟也不过才两万。而董卓当初带来的军队便有二十万西凉军队,三十万新人类势力。如今收编洛阳御林军与驻守军队后墨丹文照片,军队已高达百万余。那兄长认为该如何处理?硬拼?偷袭?刺杀?还是威胁?”
邪影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淡然自若地说道。邪影自然清楚,若非孙坚与自己是结义关系的话,光凭邪影那番话,孙坚可能就会当场翻脸离去了!
“父亲!我赞成叔叔所言,汉朝已经腐朽不堪,再接下来的乱世,还是尽量多谋取实际权力为上!”
邪影话音刚落,孙策忽然出声说道动物王国窃案,惹得邪影一阵侧目,小霸王孙策虽然已武勇闻名历史,但能说出此番话来死神之欲帝,却也有几分政治头脑的!
“胡闹!我和贤弟商谈大事,小儿插什么嘴!”
孙坚脸色一正,狠狠呵斥了孙策一番,浓眉紧皱,片刻之后,才暗叹着接道:
“贤弟的眼光确非我等能比。如此我唯贤弟是从,跟随贤弟而行便是!”
“如此甚好!兄长把城外军队与我驻扎在一起,暂时与兄弟同住何府吧。稍后我们便一起前往温明园吧!”
……
搞定孙坚后,邪影便率众与孙家诸人一同前往温明园,赶到时,满朝文武百官业已到齐,兖州东郡太守桥瑁、司州河内郡太守王匡、并州牧丁原、冀州刺史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广陵太守张超、徐州刺史陶谦、北平太守公孙瓒、上党太守张杨等率军赶来的大小诸侯也全都在场,天下诸侯混战的局面已基本呈现。还有太尉杨彪、司徒王允、卢植、皇甫嵩等洛阳重臣也在场,更令邪影意外的是,蔡琰的父亲,被贬为平民的蔡邕,也名列席中,估计是被董卓拿蔡家大小的性命,给威逼出仕了。而位居首座的董卓却还未到,看来今天的温明园真是场鸿门宴了!
看到邪影到来候勇老婆,王允、卢植等人心中冷哼一声,并未出声,反而是各处手握实权的大小诸侯都热情地朝邪影打招呼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邪影便带着孙坚往事先安排好的席位走去,邪影和孙坚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董卓倒也识相地把两人的席位安排在一起,而邪影的席位却是位于仅次于主座的第一席位的!
“得、得、得……”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起,众人正疑惑是谁如此放肆,敢驰马温明园时,就见到身形庞大的董卓骑着宛如火云的赤兔马,直接奔驰到园门前,方才带着西凉诸将入内,看到董卓如此嚣张,在场之人一半以上脸露不忿,不过想到董卓如今的实力,却也敢怒而不敢言的!
“年老体衰,身体臃肿王菊凤。步行实在不便,未免各位久等,还请多多见谅!”
率领全副武装的西凉诸将入内的董卓环视一眼,在邪影身上停顿了下来,便微笑地自己找了个掣马狂奔的借口,算是给邪影面子了,否则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可惜这借口实在太白了点,在场众人一阵沉默,无人回应。
董卓入座后,侍从便带上美酒佳肴,很快便是珍馐罗列,美酒飘香。数十花枝招展的歌舞姬入内。
佳肴有了,美酒也有了落月江湖,娱乐也不缺。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不过酒菜虽好,众人担心董卓心怀不轨,都是浅尝则止,虚应故事。只有邪影等人沉默大喝大嚼,丝毫不以为意的,看得董卓更是眼神火热,连连敬酒说谎温兆伦!
“大家稍微休息下,暂停享受,我有几句话想说!”
一番酒菜歌舞过后,董卓忽然站起,斥退歌舞姬等,神情得意肃然地高声喊道,使得众人不由得侧目相对!
“九锡汉中侯此行不远万里进京勤王,从张……从常侍逆贼手中就得少帝与陈留王,实为劳苦功高,忠义盖世,乃汉之肱骨,朝廷支柱。少帝与太后一番议论后,决定封赐九锡汉中侯为汉中侯!”
无人回应,董卓似乎不以为意的,自顾自地高声说道!立刻便把拯救少帝和陈留王的功劳全部堆到邪影头上盗墓鬼话!
“此事万万不可!除却汉高祖之外,近代以来,从无封赐异姓王的先例,何况汉中侯乃一新人类,何德何能能够封王!”
董卓话音一落,在场立刻一阵喧哗,议论纷起苏拉玛楷模,对邪影特别看不顺眼的王允立刻愤怒而起,高声反驳道!
就是邪影也是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董卓要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封自己为王了,可算是汉朝近代数百年以来,第一个异姓王了!不过邪影也知道董卓这是在向自己示好,安抚自己的心。况且邪影也未收到系统提示,知道董卓说的不算。便脸色平淡地继续自饮自啄邓志乐,任由董卓去鼓弄施宁杰。
世事多变,现实残酷!这就是实力的重要性啊,想当初每次进京时,自己都要贿赂宠臣,方能得到汉朝封赏,如今自己的实力和势力摆在那,不必去劳累奔波金复新,自然有天大封赏落在自己头上,而且不能太小,太小了还会怕自己不满意!
苍天弄人啊!
“王大人,如此你是藐视当今天子了?为何汉高祖封得异姓王,当今天子就封不得?想先帝已经封赏益州牧为九锡汉中侯,位极人臣。再加上如此拯救天子,平息动乱的天大功劳,那王大人认为该如何封赏?还是不再封赏?有功该赏,有过必罚乃人之常情邓洁仪!王大人如此作为必寒了天下众人之心,今后谁还会为朝廷卖命?辛苦立功?你这是居心叵测,罔顾朝廷,实乃大汉罪臣,罪当灭族!”
有人反对薛佳怡,似乎也在董卓的意料之中尾崎八项,董卓便冷笑着连声喝道,把藐视天子、祸乱朝廷、腐朽江山等一系列重罪全部往王允头上扣。连灭族的名头都拿出来威胁了!
听到董卓如此说,王允不由一阵语塞,当今天子自然无法与汉高祖相提并论了,不过这只能心中想想,当然不能当众说出来了,刘冠廷否则就真的是藐视天子了。
而众人虽然知道董卓这是在强词夺理山村鬼事,不过如果他们跳出来反对的话,就表示有功不该赏了,那他们还滞留洛阳,受董卓的鸟气干嘛?还不就为了能获得封赏吗?
于是全场一片沉默……
“刺史此言差矣,少帝和陈留王是济南相、新野太守和一众重臣所救,并非汉中侯所为。而汉中侯非但无拯救少帝,还一意孤行死保张让逆贼,居心叵测。至于京师暴乱,实乃御林军与城防军等奋力而为,根本与汉中侯拉扯不上任何关系!何来功德之说?没有功德,自然亦无封赏之理矣!”
众人沉默间,卢植忽然愤而立起,高声反驳道,当初是他从张让等四常侍手中救回太后阿布·哈姆扎,而后曹操和刘备赶往救援少帝的,他自然清楚,而邪影军队连洛阳城都未进过,平息暴乱之事更是不着边际了!
“大胆!中郎将竟敢指鹿为马,诬陷重臣,私报功劳!你可曾亲眼见到济南相、新野太守拯救到少帝?你可曾亲眼见到汉中侯救下张……朝廷逆贼?明明汉中侯勤王之师辛苦杀敌平乱,至今亦枕军城外,尔等竟敢诬陷毁谤。其心可诛,居心何在?”
董卓手握剑柄,虎目瞪视,凶悍之气澎湃地高声喝道!
听得邪影一阵佩服不已义无反顾造句,做人能达到董卓这种境界也真不简单,明明是自己指鹿为马,反倒说别人指鹿为马,还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毕竟在场的很多人当时都在场,亲眼看着邪影死保张让,亲眼看着邪影军跟随最后,扎营城外的。可董卓硬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其颠倒黑白,蛮横无理的能力实在令人不得不佩服!
“豺狼黑心、蛮横无理之辈,不可理喻!告辞!”
看董卓如此作为,还不明白的就是白痴了。卢植怒火冲冠地随便拱手就要离去!
“大胆!筵席未散,不得退席云梦泽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