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4

艾可慕对讲机睡觉是一种信仰-驰舞盎

睡觉是一种信仰-驰舞盎
人的一生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睡觉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固定的时间睡觉,在固定的时间醒来,这是人的生理时钟的一部分。
睡觉对我们的生活十分重要,田宸羽它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生理过程,是肌体复原、整合和巩固记忆的重要环节,是维持人体健康不可缺少的,它的生理重要性仅次于呼吸和心跳。
睡觉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领,但是并非人人都能睡得着山海伏妖录,睡得熟,睡得香。
人生享受亚辛·拉尼娅,睡眠为大。
成功人士两大标志:数钱数到手抽筋,睡眠睡到自然醒。
其实,在古人的眼里,睡觉不仅是享受,还真的是一种信仰月下横笛,一种文化。

睡觉的哲学
1.天人合一英特药谷,阴阳调和
古人有"天人合一"的睡眠观不死之穿越,即从阴阳学说看昼夜和觉醒节奏。
古人认为阳主昼、阴主夜,白昼阳气盛而阴气尽时,人们就会醒觉;相反,白昼尽而夜晚来临时,则应睡觉。
《黄帝内经》:"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
"寐"指入睡,"寤"指醒来,睡觉能够帮助人体调节阴阳,也只有阴阳调和才能有好的睡眠。
古人又认为,子午之时刘从丹,阴阳交接,盛极而衰,体内气血阴阳极不平衡,此时静卧,可避免气血受损。
所以古人睡"子午觉",即夜眠在子时(夜23时~1时)之前入睡,而白天午休在午时(中午11时~13时)。
此外睡眠和醒觉时间应随季候改变而调整,春天和夏天应晚卧早起,秋天早卧早起,冬天早卧晚起。
人生由醒和睡两部分组成缪洁晶,醒要混得出色,睡也应该睡得安宁,这样一生才圆满。

2.至人无梦,梦里乾坤
睡觉中最常见的现象是做梦,庄子说,"至人无梦",是用来形容得道的人心无挂碍,乃至睡觉时也没有梦境干扰,其实庄子本人睡觉也是做梦的。
庄子曾经在梦里变成了一只蝴蝶,醒来后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自己在梦里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里变成了自己。就这样他迷失在蝴蝶与庄子之间。
"南柯一梦"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人有一天在槐树下做梦,来到槐安国,娶了公主为妻长江长多少米,任南柯太守,尽享荣华,还出征边关,大战一场,不幸的是打了败仗,被人遣返,醒来才悟出所谓的槐安国,就是槐树下的蚂蚁洞无垢上仙,南柯郡不过是槐树南面一个树枝下的另一个蚁穴,梦中的大热闹不过如此。
其实,所谓人生的大热闹正如梦中的大热闹,我们熙熙攘攘的生活没准是另一个更高级生命的一场小梦张彩苑,人生如梦嘛,如果大家都能这样想开了,有利于人生幸福。

"黄粱一梦"故事中的吕翁,他是一个"授梦人",无论别人瞌睡与否,他只要给人家一个枕头,人家就能安然入睡,在睡眠中做美梦,尽管美梦终有醒来的时候水浒仙途,但做一下美梦也是许多人需要的。
汤显祖的"游园惊梦",是因为梦而死而生;曹雪芹的"红楼梦",最终悟到的是,世间之情,皆为水中之月,镜中之花。
我们普通俗人,做不到"至人无梦",也做不出"高雅"的梦,但是有梦总比无梦好,不管是如愿以偿的美梦,还是想入非非的白日梦。
没有梦想的人,犹如无舵之船,只会漂泊在失望、挫折与打击的汪洋中。

睡觉的境界
惬意的睡在现代是奢侈品,在古代却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古人对睡眠讲究"先睡心、后睡眼",古人可以睡心,对现代人却有难度,因为白日的喧嚣躁动,我们的心实在难以宁静、难以入眠。
1.太上隐者有《答人》一诗来回应别人的询问,"偶来松树下,高枕石上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这是隐士睡觉的境界。
2.《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睡醒后,口占一首诗:"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这是能把握天下形势的智者睡觉的境界。

3.明代张东海《睡丞记》中记载了两个善睡的人的故事:
一天,华亭县丞去拜见一个老乡绅,还没等到老乡绅出来,就在客厅的座位上睡着了。
一会儿,主人出来了,见客人睡着,不忍心惊动他,就在客人对面的座位上埋头大睡。
过了一段时间,客人醒来,见主人睡得正熟,便接着睡。又过了一段时间,主人醒了,见客人还没醒,就又继续睡。
到客人再醒来时,天色已晚,见主人竟然还没有醒,于是就悄悄地走了。待主人醒来时超级禽兽,见客人已经不在了,就走进内室接着睡了。
主客二人对睡,连天地也昏昏欲睡皇甫惠静。这二人睡觉已经达到欲罢不能、如痴如醉的境界了。

4.而睡眠达到最高境界,从而被称为"睡仙"的是北宋初的陈抟老祖,据说能一睡好几年。
有个名叫寇朝一的人曾经跟着陈抟学习睡功,仅仅学得一点皮毛,对常人来说已经是出神入化,匪夷所思林婉珍。
另一个名叫刘垂范的人慕名去拜访寇朝一,正赶上他在睡觉,得以窥见睡功之神妙,寇朝一鼾声如雷艾可慕对讲机,回旋激荡,汹涌澎湃,绕梁不绝。
刘垂范回来后对人说:"寇先生睡梦中所造音乐,雄美动听赵煜鑫,是用双门鼻孔吹奏的梦乡神曲。"对方惊喜地问:"你记下曲谱了没有?"
刘垂范用浓墨涂在纸上,满纸云烟,夹杂着一个个的黑疙瘩,说这就是寇先生梦乡神曲的乐谱,称之为《混沌谱》。
这样的境界已经进入信仰的领域胭脂斩,睡觉成了修行的方法和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