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

识字软件王朔:小时候最紧张的是不能一下认出自己的父亲-365读书

王朔:小时候最紧张的是不能一下认出自己的父亲-365读书

后台回复“读书”
即可免费领取52本精读好书
文|王朔
主播|云公子
您好,欢迎收听365读书。对于和祖父母在一起长大的孩子来说,见到久不谋面的爸爸妈妈还是会有些生疏感,不过好在亲情还是会很快地唤回孩子们的辨识和适应能力迅速化解这样的尴尬时刻,是这样吗?今天和你分享王朔的故事,《小时候最紧张的是不能一下认出自己的父亲》,节选自《致女儿书》一起来听。
我不记得爱过自己的父母。小的时候是怕他们,大一点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就吵;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躲着他们,一方面觉得对他们有责任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但就是做不出来,装都装不出来;再后来,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和那个时候所有军人的孩子一样,我是在群宿环境中长大的。一岁半送进保育院,和小朋友们在一起,两个礼拜回一次家,有时四个礼拜。
很长时间,我不知道人是爸爸妈妈生的,以为是国家生的,有个工厂,专门生小孩,生下来放在保育院一起养着。
每次需要别人指给我,那个正在和别人聊天的人是你爸爸,这个刚走过去的女人是你妈妈。这个事我已经多次在其他场合公开谈论过了,为了转换我的不良情绪——怨恨他人,我会坚持把这事聊到恶心——更反感自己为止。
知道你小时候我为什么爱抱你爱亲你老是亲得你一脸口水?我怕你得皮肤饥渴症,得这病长大了的表现是冷漠和害羞,怕和别人亲密接触,一挨着皮肤就不自然,尴尬,寒毛倒竖,心里喜欢的人亲一口,拉一下手,也脸红,下意识抗拒,转不好可能变成洁癖胡凯丽。
十岁出保育院,也是和大大两个人过日子,脖子上挂着钥匙吃食堂,那时已经“文化革命”至尊囚徒,爷爷经常晚下班,回来也是神不守舍,搬老段府之前就去了河南驻马店五七干校,一年回来一次,他的存在就是每个月寄回来的一百二十块钱的汇款单。奶奶去了一年门头沟医疗队,去了一年甘肃“六·二六”医疗队,平时在家也是晚上八点以后才到家,早上七点就走了,一星期值两次夜班。

上到初中,爷爷才回来渐冻人王甲,大家住在一个家里,天天见面,老实说,我已经很不习惯家里有这么个人了,一下不自由了。他看我也别扭,在他看来我已经学坏了识字软件,我确实学坏了,跟着院里一帮孩子旷课、打架、抽烟、拍婆子——就是和女孩子说话并意图见识她身体。
他要重新行使他的权威,通常伴随着暴力田中实,非常有意思的是后来我们谈起这一段的事情,他矢口否认打过我,他记得的都是如何苦口婆心地感化我和娇惯我——有人向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检讨么?
中国道德最核心的灌输就是要学会感恩——感恩戴德——不信你瞧一瞧看一看各媒体上表演的道学家们振臂疾呼的数量——数他们猛杨廷鹤!——但是,是有了,非呢?有恩也是事实,爷爷说,小时候带我睡觉,每天夜里我都要“大水冲倒龙王庙”,说带我去食堂吃饭,我老要吃小豆饭,食堂卖完了我还要,赖着不走,最后他不得不给我一巴掌,把我拖走。
有一阶段他很爱说我小时候的事就像我爱说你小时候的事——这是惊奇、惊喜——惊喜孩子长大焕然一新李易祥老婆。是人性——正常的。说明爷爷有人性——相对、所剩多的意思。相对地说,爷爷还是喜欢小孩的,对你就很明显,对我——我失忆了——只是在那个年代他也没机会表达,只能偶尔流露。
据他说,他那时下班吃完晚饭经常到保育院窗外看我和大大大汉嫣华,有一次看到阿姨不给我饭吃还冲进去大闹了一场。昨天晚上在一个酒吧聊天杨喜利 ,一个朋友说老人对第三代好是想通过第三代控制第二代,我们都认为这个说法有点刻薄,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是那个时代使那代人丧失了物种本能——我不想管这叫人性。

人性是后天的,因为人是后变的,性情逐渐养成——潜入下意识,形成反射,譬如说恐惧。——趋利避害你认为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小孩可是都不懂危险刚生下来——这个我有经验李寒空,必须被环境教训过才知道躲谁。
失掉过本能或者就叫人性吧免得有人矫情,本能恢复——我就叫本能!——当然格外珍惜,看上去感情强烈——像演的。
我对爷爷的第一印象是怕。现在也想不起来因为什么,可以说不是一个具体的怕,是总感觉上的望而生畏,在我还不能完全记住他的脸时就先有了这个印象异域战将。
说来可悲,李思晓我十岁刚从保育院回到家最紧张每天忧心的是不能一下认出自己的父亲。
早晨他一离开家,他的面容就模糊了李思澄,只记得是一个个子不高的阴郁暴躁的黑胖子,跟家里照片上那个头发梳得接近一丝不苟尽管是黑白摄影也显得白净的小伙子毫无共同之处,每天下班他回来,在都穿着军装的人群中这第一面,总像是突然冒出的一张脸,每次都吓我一跳,陌生大过熟悉。
他和院里另一个大人任海的爸爸有几分相像,大人下班我和大大任海经常站在一起猜远远走来的是谁的爸爸,有时同时转身魂飞魄散地跑,跑回家呆了半天发现爷爷没上来,才觉得可能是认错了人。
我们必须及时发现父亲,因为多数家庭都给孩子规定玩的时间,而我们一玩起来总是不顾时间,所以一看见父亲回来就要往家跑,抢在父亲到家前进家门就可以假装遵守时间。小孩们一起玩时也互相帮着望,看见谁的父亲正往家走就提醒这孩子赶紧撤,最怕正玩得高兴沙祖康简历,身后传来爷爷的吼声:王朔!那喊声真能叫人全身血液凝固。
爷爷是搞情报出身的,神出鬼没,我们在哪儿玩都能找到娘妻演员表,冷丁现身大吼一声。
上初中时有一次旷课和几个姑娘去王府井东风市场 “湘蜀餐厅”吃饭,忽然听到厅堂内有人怒喊一声“王朔”,几乎昏过去,缓过来发现是一端盘子的喊另一个端盘子的 “王师傅”,北京话吃字,王师傅仨字吼起来就变成 “王缩”。后来我就听不得别人喊 “王师傅”,听了就心头一凉,到现在,谁也不怕了,别人喊别人王师傅,我这厢还是头皮发紧。
王朔是1958年生人,在那一辈人的意识中,“严父”的形象还是很深固的,当然除了一些客观的原因与父亲的相处少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传统而涵蓄的中国式父爱贵族农民,于是到了他当父亲的时候我要打鬼子,他就有意识地规避这些与孩子之间的关系漏洞,其实有没有时间和孩子相处是一方面,更重要是让孩子时刻感觉到你是爱TA的,感谢您的收听兰显丽 ,下期节目再见。
END
往期精彩
斯蒂芬·里柯克:倒退的一生
渡边淳一:钝感是一种才能
国亡家安在!
作者:王朔,1958年8月23日出生于南京,中国内地作家、编剧。
主播:云公子,爱音乐、爱文学,向往云一样的淡然与悠远,云卷云舒里体味百味人生蛇灵降。
音频配乐:
1、G?ran S?llscher,王健 - Piazzolla: Suite del ángel -
2、吕思清 - 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板
3、André Rieu - You Raise Me Up
4、Udo Vismann - Love Moves Mount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