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1

许昌二手房信息王冕《墨梅》画上的一个秘密-读书卮言

王冕《墨梅》画上的一个秘密-读书卮言
你不一定要点蓝字关注我的
这个良佐究竟是谁野人娘子?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的王冕《墨梅图》乡野痞医,是王冕存世作品中影响最大、被人们广为欣赏的一幅墨宝。此画为纸本,手卷,纵31.9cm,横50.9cm。画上有王冕题诗:“我家洗砚池头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今将“好颜色”改为“颜色好”,将“流”改为“留”)诗末署“王冕元章为良佐作”沙呷俊楠。

那么这个受画的良佐到底是谁蔡玥?曾耳闻说此良佐是日本人。查资料,果真有个日本僧人叫良佐的。百度这样介绍:
日本临济宗梦窗派僧决战风铃渡。生卒年不详。俗姓藤原。字汝霖。远江国(静冈县)高园人。出家后,先随一山派禅僧研学,被命名为良佐。应安元年(1368),与绝海中津相伴入明,于苏州承天寺任书记南风瑾,复于钟山点校《大藏经》。尝应明太祖之招,与绝海同赴英武楼谒帝。奏答熊野三山之事,二人并与帝作诗相唱和朝华嫡秀。永和二年(1376),与绝海相偕返日本……
问题出来了。日本僧人良佐来中国是1368年,而王冕在十年前的1359年就已经去世了。故良佐是日本人,此说不成立。
王冕生前确实与不少僧人有交往,但王冕习惯于称道士为“长老”,称僧人为“上人”。如:本中上人、颐上人、太上人、灵峰上人、明上人。如果王冕画上的良佐确是僧人,则王冕理应称呼其为某上人。王冕另一幅存世作品《南枝春早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就是王冕为僧人所作的。此画也有题诗,诗后署“王冕元章为云峰上人作”。
王冕画上的“良佐”一定不是日本僧人。虽然王冕也有《送颐上人归日本》一诗,说明王冕确实跟日本僧人交过朋友,但这不能作为良佐就是日本人的证据。
其实王冕画上的良佐,不是姓名的全称,而仅仅只有一个名。良佐的真实姓名应该是“吕良佐”。可能吕良佐跟王冕关系不错,王冕便在画上直呼其名了。
吕良佐又何许人?查资料获得以下有限的信息:
《宁国府志》卷五·职官表:“吕良佐,字唐臣。为泾尹,颇具廉干,以诚信抚民。仕终廉访使。”
《江南通志》:“吕巷镇,县西南三十五里。元时吕良佐创应奎文会,招来儒彦,故名。一名璜溪市,与朱泾镇杨巷市鳞次参错,而杨巷少僻云。”
《江南通志》卷一百十六:“吕良佐,字唐臣,为泾县尹,廉干慈仁,治民以信,后朝廷延访耆旧,良佐与焉。”
《大清一统志》:“吕良佐,上海人,好学有才气,与杨维桢、陆居仁游,尝为应奎文会。至正兵起,总师欲板为华亭尹,辞請,以白衣议事,帅贤之,因俾自集白甲保障乡里,许昌二手房信息全活者千余家。”
综合以上,张夏珍吕良佐是个廉吏,更是个有才气的文人。他的最大贡献是曾经发起过一个大型的“应奎文会”,相当于现在的全国性即时诗文大赛。
时间——元至正十年(1350)。
地点——华亭璜溪(璜溪后来因吕良佐而改为“吕巷”)。
背景——入元以来朝廷设科取士,所设科目繁多,而考生“兼其才者亦难”。
评委——杨维桢为主评,陆居仁协助梁希森。
规模——一时倾动东南,各地文人不远千里而来,那是群贤云集松江的一次文学界的巨大盛会。除当地文人墨客外,外省市著名文人和书画家如柯九思,吴镇、王蒙、黄公望、贡师泰、倪瓒、宋禧、贝琼、袁凯、陶宗仪等都来松参加。群贤各显神通,口吟手书,留下佳诗美文。吕良佐在自己的别墅左右设“龙门”,凡评选出来的佳作均张贴于龙门之上,时称“一登龙门,声价十倍”。
成果——投送文稿者达700余卷,广信(江西上饶)尹希颜荣登榜魁。杨维桢一一认真审阅、修改、先后确定了《大雅集》八卷,又选定了《上海静安八景诗集》。……
王冕没有参加应奎文会,但参加应奎文会的不少名人都是王冕的知交,如柯九思、吴镇(元四家之一)、宋禧、陶宗仪等。那么也就是说,王冕与吕良佐原本都在同一个文艺圈子里陈翰章头颅,如果放在现在,则他们在同一个朋友圈。王冕画赠吕良佐,最大的可能是在北游往返途中。笔者在论证王冕与杨维桢交往时剑傲云霄,也基本定位于北游南归期间。考虑到杨维桢与吕良佐的关系李巧奴,结合王冕存世作品创作时间的考察,王冕赠吕良佐的墨梅图很可能作于1348年前后。
王冕1347年北游。1348年北游南归。1350年在绍兴,时年已六十四岁,此年有记载的活动有:二月三日,作《庚寅春二月三日甲子大雨雪》;七月一日,游西湖,为陶宗仪《竹居图》题诗。尽管文献没有留下王冕与吕良佐交往的记录,但良佐是松江的吕良佐,应该是可以肯定的。
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