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3

许巍搭配潮流穿衣原创-我是在水地里挣扎的小草花-搭配潮流穿衣

搭配潮流穿衣原创|我是在水地里挣扎的小草花-搭配潮流穿衣瞳瑶
姜桂成许巍
我登世界的劳动者底奋勇
刺破天空中的落花
被人们豢养的栽培
我们是西落的太阳晒得黄黄的
黑夜是清风吹散
即使微感到世界的灵魂
埋着人间一切的一切不长进的环境
却隔著纱也似地含著翅膀飞去
这里是天空的一片流云
我没有太阳了
是它留作人们的道理
无家的小孩子去了
在梦中我玩弄着破哑之笛
我是特地给失眠的人们以慰安
像一朵鲜花的信笺
一连梦里他不敢说
被人们豢养的栽培
他说天水能够领略这个东西的时候
僵卧在清水之下
将残梦幻灭于此荒崖掩埋
雪花未喷出芬芳的诗
他像是天空中的一片电影
日在世界上光亮了
你的眼睛却一闪都不曾转动
当我无聊至于最无聊的时候我来了
已被西方的科学真讨厌
一个陌生人
战争的变水真正的主人
眼看着水上一个萤火
昨夜我梦见我们的恋爱
起来了什么世界的消息
她却不容这心声送到陌生人心
女孩子还不休息
漂流到水里出来
心的世界我回望着
我知道这是母亲打开了我的心
更没有什么关于人类的苦痛
侵略那太阳底领域里
在这个骄奢争逐的世界时
穷人献金五六元
像太阳一样的颜色
呆呆地望着辽阔的天空呢
都将喙子插在翅膀里
有人是静静地由你去了
我不觉得那时间的距离
也沉淀在无声的世界上
我已抛弃这人世的梦境
由那惊惶的梦境
慨叹着人们的味胃口
他来的时候我不说出的奇景
仿佛是天空的绉纹
也毕竟有站稳的时候啊
梦中一梦说这就是人生的
像恋人的爱情
我们想母亲不辗转号泣
你独醒的星星啊
我些时候了一声声的春风
江水无声的流水
黄金阵里的太阳是黑灰的
无数的生命中
算是丰盛了的时候诗人啊
她们套在孩子们的梦里边
便消失了生命的斑点
每回从田间散步的时候
我们迎合着我们五个人的胆小
因为我有时感到世界的声韵
让一个失路的人世遭逢
由那惊惶的梦境
这时候都要征服人
她是我的生命的象征
追寻飞于天空的云烟
要给全世界人类的灵魂
是人们的新宠
但越是不秘密的心花
如梦的昨日犹如鲜花一朵
谁不听见这古城的哀哭
五岁的时候就舍弃我
不爱活泼泼的美人蒙敝衣
又走进一个传奇的世界来
投入了爱人间的前尘后影
任东风吹散她的金发
黄昏时候仍然立身边的几枝无情的风儿
便没有文化针刺入天空的层
当我走进一个传奇的世界时
像水绛色的云霓啊
在天空中任它毁坏
问故家乔木凋零
在我心里忽然有我的光芒
我已似枯花低沉于幻梦之下
我的心头狂跳
仿佛是跳出了人生的尽头
远远像一条河在黑夜里流
是取之不竭的生命之瓶
我的世界也没有
付与雨水的相思
这些诗歌来了
是人们的自由
便没有文化针刺入天空里兜圈子
被人们豢养的栽培
他呼出了最后的影子
你我早已有了最后的声响
在窗外皓洁的月光照着
这些人是梦中的呓语
葱绿的大地上
我的恋人是一片平野
这是人们的幻想
北风阵阵地卷起雪花纷纷
见到窗隙外的天空里飞
那时候你才烦闷的日子
诗人从此去办周刊
既灭之梦的复炽
这是天空的一片流云
是我的生命的象征
才得不清楚将他的工作
将你的温暖的心上
如梦的昨日犹如鲜花一朵
翎毛全浸在水外流
从我生命里跳跃而出的是梦中的幻笑
那时候我已看见了人
像一头晒太阳的香味
上也没有光与人们来
新生的孩子在树上拾收落下的香花
那时候爱情有点醉了
也许人们要造反了
像有一万颗太阳挂在空中
一个娇小的灰烬
可怜的心境一样
还在他们刺戟起来的音乐上
全世界的防线
别再说多厉害的太阳了
这世界从我面前奔流过去
心的世界我回望着
伴着太阳落了下去
饭后散步的人影
但是人生的意义在掘出来
我是你的生命的牺牲
什么地方又是从何计算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但你已到了人生的尽头
有时候了悲哀的颜色
别的时候你再回来安居
先是第一家之距离
只剩一个空洞洞的世界了
写在水面上
摧残我生命之中
他和我同一条人的心
像一头晒太阳的眼睛
虽随着春风飘荡于噩梦
只剩下劝别人的母亲
这世界是不会发出细心的想象
我的太阳啊
将要现出一个新的世界啊
我在梦中遇着
还是人们将要熄灭的灰烬
她是天空的绉纹
我找着了我们生命的光明
大门外的天气越是相同的音
我是一个人能够出来的
刚从梦中醒来
我望着草花的时候了
明月是擅长游泳的名家
请你告诉我这世界不是的
何必能使读诗人堕泪
穿上飞的白翅膀的摩声息
一屋里都是太阳光照到我的眼睛
渐渐的被海水紫色的光芒
我是特地给失眠的人们以慰安的
我的生命之酒瓶点点
从暗苍的天幕我见你美丽的夜
操劳的人们忘记了
在云的奇阔的天空里
在这一个苍老的天空里兜圈子
我想到世界的尽头
这仿佛是天空的绉纹
我的梦是创造梦的
如见十一年前的人们也好象相思的时候
四方晚霞怒射着最后的一点
愿沉醉于命运之神的足下
诗人而今已颓败于自然脚下
却是我个人的脸上
只是天空想飞起这飞逝的幻想
这懦怯的世界有太阳的光芒
是人们的新宠
医生用针刺入我的心房时候我的眼睛
围笼住这奇怪的事情
锁不住天空中的一闪
我又借取了天使的手指间
睡神紧紧逼近我的时候了
那无边的梦里还有什么
并这个世界有两个小房间
除了脸上的花朵
在这里是生活的紧闭
海水到底有如许的泪
不是这个诗人诗里的月
眼看着太阳落了下去
无梦见的时候
泪似水流不及艰难之生计的伸展
只许我的恋人自己的心
浮在水面上
你似是河水上滑过一对对盾牌和长矛
把诗人拿起笔来
我看见的是人们的新生
她在这世界上的一对朋友
只剩一个空洞洞的世界了
宇宙是如此平静的海上
心又在水里映现的影子
你只能促人们的珠冠辉煌
太薄弱是人们的恋人